欢迎光临失恋网!

失恋网

 找回密码
 免费注册
搜索
失恋网 首页 情感文章 查看内容

爱情在我赌输之后来到我的身边

2010-3-8 21:28| 发布者: 落叶的悲哀| 查看: 225| 评论: 0|原作者: 娃娃不哭|来自: http://www.loselove.cn

摘要: (一)   那年我18岁,正上大一。那时的我年少轻狂,放荡不羁。学业当然也一塌糊涂。辅导员经常找我谈话,说年轻人应该顶天立地,拼搏进取云云。而我的回答几乎让她吐血。“我不是天才,80分对我来说已经足矣!”   ...

(一)

  那年我18岁,正上大一。那时的我年少轻狂,放荡不羁。学业当然也一塌糊涂。辅导员经常找我谈话,说年轻人应该顶天立地,拼搏进取云云。而我的回答几乎让她吐血。“我不是天才,80分对我来说已经足矣!”

  人闲着也是闲着,总要找点事做。大一下学期我迷上了打扑克,虽然我的赌技平平。我的兴趣并不在打扑克本身,而是谁输了之后付出的代价,比如向女生宿舍打骚扰电话之类的事。

  4月1日是愚人节,那天我们4127宿舍挑战“赌圣”之战失利后,付出的惨重代价是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向陈君求爱,我和宿舍的兄弟都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  陈君是位女生,相当漂亮,学业尤为出众。但脸若冰霜,目光更是冷到极点,据说,凡是她目光照射后地方,都会凝固。男生都谗于她的美貌。但无人敢做“癞蛤蟆”。简单的概括:冷艳!复杂的描述:她象是被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男人甩过,心碎成九千九百九十九阿佛加德罗常数个微粒,对“雄性”毫无兴趣但极为美丽的母天鹅。

  我说这太“残酷”了,能不能换一种方式。那群混蛋异口同声的说不能,这显然是蓄谋已久。并说之后会给我“摆酒压惊”,我一本正经的对他们说:“摆酒就不必了,过会抬我的尸体时,别忘了给我烧柱香!”

  “壮士扼腕!”,我守在教学楼外,陈君来了,她走的很快,拿着几本书,像出水芙蓉,目光还是冷若冬天里的寒风。我一咬牙迎了上去。

  那场景在我脑海里相当清晰。当时,人如潮水般的从教学楼里涌出,像早晨刚赶出来的鸭子。

  我弯身将陈君拦腰抱起。陈君的身子很轻、很软,像一条美人鱼。陈君一脸惊愕,也可以说慌乱,书撒了一地。

  我开口说话了(确切的说是说谎):“陈君,我爱你!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爱上了你,你爱我吗?”

  我的声音在那一刻相当柔和,富有磁性。我的同学说我有天才般的表演能力,那群混蛋经常说我应该进中国戏剧学院。那样,我的名气早就超过XXX了!

  陈君显然吓坏了,她一动不动的缩在我的怀里,被吓坏的还有周围的同学。我继续表演:“陈君,我爱你。你不说话就表示你爱我。”我低下头,吻了陈君的额头,她的额头凉凉的,像冷玉。

  陈君的眼里突然涌出了泪,一颗一颗的。她居然被我吓哭了!我慌了神,急忙放下她。我胡乱的说着什么,试图安慰她。“你别哭,我是和你开玩笑的,今天是愚人节……”我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感到天旋地转,眼冒金星。陈君重重的抽了我一巴掌,转身哭跑开了。我至今都搞不清楚,身高1.65m的她的手是怎样碰到身高1.84m的我的脸。

  任何语言都无法描述我那时的心情。在众目睽睽之下,我被女生抽了一巴掌!

  那一刻,我真想杀了那群混蛋!

  “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,苦心人天不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”!现在我也能卧薪尝胆了,为了“复仇”,我苦练牌技,扑克成了我生命一部分。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真真正正做一件事,对扑克的熟悉程度,超过了我脸上的“青春痘分布图”。

  “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”,经过半年的磨练,那年九月,我在全校举行的“扑克超级联赛(民间形式)”中,在二哥和五弟的配合下,如异军突起。我“诛文丑,斩颜良,过五关斩六将”,取得了476胜、24平、9负的骄人战绩。我们狂扫各系,威震全校,横扫赌坛,笑傲江湖。在随后的“超霸杯”(民间形式)上我们以压倒性优势将上届“赌圣”也就是那群混蛋碾的粉碎。“有仇不报非君子”!他们为半年前的行为付出了代价:我让他们在中午放学时,身着运动短裤,光着上身,赤着脚,围着教学楼跑了一圈。“裸奔”事件,使他们名声大振。而我们则荣升新一届“赌圣”,江湖人称“梦幻三人组”。

 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小人,是不折不扣的“中山狼”,得志便猖狂。我没有料到就在我得意忘形时,一片阴影向我逼近,“枪声总有余响”,那群混蛋开始向我“复仇”了。

  (二)

  “裸奔”事件后不久,前代赌圣一改往日“仇视”的目光,皮笑肉不笑的问我敢不敢再来一次,我听了大笑。笑话,在下自成名以来,驰骋疆场,身经千战,何曾怕过!

  我拉来二哥和五弟作我的副手,我们情同手足,配合默契,这也是我们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的原因。那天的牌出奇的好,却输的莫名其妙。待我明白二哥和五弟捣鬼之时,已晚矣!尽管我垂死挣扎,使出浑身解数,仍难逃脱困境,只好认输。

  实际上,那群混蛋和我都是好友,尽管我们经常相互捉弄,“物以类聚”嘛!这次我所付出的代价简直是一部“血泪写就的历史”!他们让我再次向陈君求爱,这比杀了我还难受,但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”。我不愿意,又能怎么样。

  陈君从那事之后,见我不再是两眼冒冷光,而是冒火。那架势,好像是有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似的。

  那群混蛋也知道我这次是“凶多吉少”,都拿出“独门绝技”传授与我。二哥阿强是系里的帅哥,公认的情圣。这次慷慨的拿出他多年情场撕杀的绝技——追女三绝。追女三绝技一是大胆,二是勇敢,三是不要脸。据他讲,此绝技的重要程度不亚于《九阴真经》。我非常感激他,痛打了他一十八拳,算是报答。

  五弟阿龙更绝。他说,一个意味深长的吻更能打动女孩子的心。他特地拉来他那位长相极不平常的女友在我面前做示范。看着他们在我面前旁若无人的咬着,我整整吐了一百零八次。主要是因为他的女友长相太不寻常了——一脸旧社会相!

  第二天,我全副武装身怀追女三绝技向陈君发起了进攻。

  追女三绝技之一:大胆。

  我在她的众多女同学面前拿出了一枝娇艳欲滴的红玫瑰,我想这更容易满足她的虚荣心。看的出来,陈君对我相当讨厌,只一句“离我远点”便将我打发了。

  迫使我提前拿出了追女三绝技之三:不要脸!

  也许是她的拒绝,激起我骨子里的倔强的性格。在随后的三天里,我使出浑身解数,追女三绝技更是频频使用,但收效甚微。看来这只母天鹅是至死也不会原谅我了。

  转眼到了周末,事情还是毫无进展。坦白的讲,我想做的事,从来没有一件做不到过。这使我对陈君穷追不舍。周六晚上,我在作最后的努力。那天晚上,天很凉很凉的,已到了寒冬,象我的心情。那群混蛋送我,场面颇有种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返”的悲壮。

  周六是大学生狂欢的日子。每逢这天,学校里的一对对的狗男女便缠在一起,到校外去浪漫。陈君却相当好学,每逢周六,便呆在宿舍里看书。

  我手持扩音器,来到了女生楼下。扯开嗓子,狂叫起来:“陈君,你下来……陈君,我爱你,你快下来。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,我就爱了你……”

  我继续狂叫着,陈君始终没有出现。女生宿舍楼笑声四起,像千百万只鸭子“嘎嘎”乱叫。我把追女三绝技同时使用,大声背诵那群混蛋为我写好的台词。寒冷的天,寂静的夜,我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的很远。把追女三绝技:“大胆,勇敢,不要脸”发挥的淋漓尽致。在女生楼一阵阵的笑声中,我等待着奇迹的出现。

  时间仿佛被拉的很长很长,每一秒都那么漫长。奇迹终于出现了,陈君拉开了窗户,我的心跳加速,“兔乖乖,你终于上钩了吧!”我暗暗得意。

  那天晚上,月挂在半空,特别的圆,特别的亮。天空没有一片云,一场“倾盆大雨”却从天而降!的的确确是一大盆!顿时,我浑身上下湿透了,我马上感觉到了“雨水”的温度——42.75度:洗脚的最佳温度!女生楼的笑声更响了,我到了绝境,山穷水尽!我明白如果我就此离去,风度将荡然无存。

  一股深深的悲哀从我心底涌起,绝境中我的天赋终于显山露水,于是,我说了一个谎言,虽然我的一生说过无数的谎言,但我认为这是最完美,最能显现我的天赋的谎言。很多时候,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有天才般的演技。

  我用一种非常忧伤,非常低沉地语调开口了:“陈君,我爱你,不管你怎么想,我是真的爱你的,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去考虑,五年,十年,二十年,我都可以等,但最好不要超过五十年,我怕五十年后我会抱不动你!”我脸上有种不知名的液体流进嘴里,咸咸的,不知是“雨水”还是泪水。

  笑声响了一阵马上停了下来,空气中仿佛有种不知名的东西在流动着,周围是令人心悸的静谧。我明白,自己今天是栽到家了。

  时间不长,确切的说只有两分钟,但我却感到那么漫长。希望在一点点失去,就在我万分绝望时。陈君终于出现在楼门口,一脸泪水。我没有动,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。

  她走到了我的面前,显然她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她终于开口了:“你这个混蛋,你究竟想干些什么?”

  我没有说话,而是拥她入怀,低下头,忘情的吻着她的脸,她的眼,她的唇。五弟说的好,有时一个长长的吻更能打动女孩的心。

  我抱起陈君,转身向花园走去。

  我身后,掌声如潮。

  路口灯下,系主任、辅导员、还有几位别的老师站在那儿。系主任的脸色发青,在灯光下显得有些“狰狞”。我没有理他们,抱着陈君径直走向花园。

  我找了一个石凳,扶着陈君坐下,陈君缩在我的怀里小生地缀泣着。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过了好一会,我象想起来什么似的,突然问她:“那盆洗脚水是不是你的?”

  陈君迟疑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我笑着说:“我说怎么会那么香,原来是你的!”她这才破涕为笑。后来,她告诉我,同宿舍的姐妹倒了半盆凉水让她浇我,她怕我感冒,加了一壶热水后才倒下来。

  回到宿舍,已是半夜,他们都没有睡。我的表现让他们大跌眼镜,他们说我简直是个情场天才。我则回答,“赌场失意,情场得意”。没有同他们像往常一样胡侃,匆忙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。

  他们都沉默了,我们都清楚,学校的校规极严,我必将受到学校严厉的制裁,开除学籍,抑或是勒令退学。我等待着明天的结果,像一个死刑犯一样等待着行刑的日子。

  那一夜,我失眠了,却不是为了这。我明白自己并不爱陈君,我追她,开始是因为赌输了,后来是因为赌气,也可以说是争强好胜。我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和她相处。

  (三)

  第二天中午,处分通告贴出,是“留校察看,取消学位”,我有点意外。事后才知,那群混蛋主动找到辅导员,叙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,愿意同我一起接受学校的处分,辅导员也为我苦苦求情,否则,用系主任的话说:“这样的学生早就应该让他滚蛋!”

  处分通告贴满了校园内所有的宣传栏。我发现辅导员的文采是如此优秀,通告写的相当慷慨激扬。我看着通告,傻傻的想,辅导员写的情书一定会非常感人的。尔后,学校又组织了一场“大学里应该做什么”的讨论,并让每一位同学交学习汇报。我又一次成了学校的“风云人物”。我没有见那些汇报,但我能想象到在他们的文中,我道德败坏到何种程度,堕落到哪种地步”那群混蛋因拒绝对我发表任何评论,而被学校处以“警告”处分。

  陈君好象并不在意这些,她总是面带微笑的研究这些通告,心情相当不错,甚至还认为这是她的骄傲,那天特地拉我在宣传栏前合影。照片上的她春风满面,仿佛多年所欠的微笑都在那一刻淀放,一脸幸福的样子,而我则象个霜打的茄子。

  以后的每一天我都在尴尬中度过,虽然我有天才般的演技,但这种感觉真的很累。我“仅有的一点良知”让我痛苦不堪。陈君则认为她找到了终身的幸福。她经常拉着我的手,苍白的脸上带着少许的红晕。

  我用许许多多的谎言推脱了和她单独相处的机会,陈君对此显然有些不快。一次,她问别人:“世界上最贵的东西是什么?”大家的回答千奇百怪,她一一摇头。说:“世界上最贵的东西是木头(她对我的昵称)的真话,你们知道为什么吗?”别人不解,她解释到:“物以稀为贵嘛!”众人会心的大笑,我则心痛不已。

  好不容易到了寒假,我松了一口气,终于不用说谎了。我总想向她说明,但却不能。

  以她的性格,肯定会把我“碎尸万段”。

  辅导员赵老师好象明白我现在的处境,她一脸严肃的对我旁敲侧击:“你第一步已经走错了,你只能错下去了,不可能回头了。”遗憾的是,我当时并没有领悟这句话的真正含义,以至后来几乎铸成大错。

  寒假在我依依不舍中过去。我有种预感,我和陈君之间将发生一些事。果不然,这些事在我不经意间发生了。一个平常的下午,我和她在自习室学习。陈君来到我的跟前轻声说:“我们走吧!”我正在做力学作业,题目有点难,我没有抬头,说:“你先走吧,我的作业还没完成”她停了一会说:“外面下着雨。”我的笔依旧在纸上划。左手摸出雨伞,递给了她。陈君真的生气了,大喊我的名字,我这才困惑的抬起头。“你太欺负人了吧!”,她接过雨伞,向我砸来。哭着跑出了教室。

  最可恨的是那道力学题太诱人了,我解完这道题,放下笔,才意识到大事不妙了。第二天,陈君没来上课,我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。下课后,赵老师找我,她说陈君病了,现在在医院,是“再生障碍性贫血”。一瞬间,所有的疑团都在那一刻解开。

  我心中激起千万道狂澜,却一脸平静、一字一句的问她:“你开始就知道,是吗?”她点了点头。我没有说话,出了办公室,把门摔的山响。

  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,我真的生气了,却不知该生谁的气。赵老师说的对,我第一步已经走错了,已不能回头,只能错下去。我本来以为我有足够的时间向她解释,而现在却什么都不能说。当陈君最美丽的时候,我可以不爱她;当她不再美丽时,我必须爱她。因为我是男人。

  (四)

  陈君静静的躺在病床上,她正在输液。我把花插在她的床头,握住了她的手。她的手凉凉的,陈君的泪流了出来。我第一次感到她是那么无助。我只有一个想法,我要好好照顾她,虽然我并不爱她。

  出院后的陈君恢复了以前冷冷的样子,直到现在我才对她有了一点了解。她表面上看起来是那么刚毅、坚强,内心却是十分柔弱,无助。和陈君相处的日子渐渐的多起来,我慢慢地发现,其实陈君挺讨人喜欢的。

  我想尽了一切方法使她开心。我找来一首诗词,里面含着她的名字。是“君住长江头,我住长江尾,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”陈君很敏感,她笑着问我,为什么再好的东西到了我嘴里就会变了味?

  其实陈君和其他的女孩一样。春暖花开,她喜欢拉着我坐在那个不平常的石凳上,依偎在我的怀里,轻轻的说着她的梦想。她说,大学毕业后她很想去上海的那所大学去读研……她说这些时,面带幸福的微笑,仿佛自己已在那所大学了。周围,花儿在笑,蜜蜂在飞。她经常说着便睡着了,嘴角挂着幸福的微笑。脸色还是那么苍白,睫毛一颤一颤的。我反复的看。陈君是个美丽的女孩,可惜我并不爱她。很多次,我象想起来什么似的,慌忙叫醒她,她则满眼歉疚对我笑笑。

  陈君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柔弱,血小板一度降至1000单位。她的鼻子经常出血,于是经常输血。看着她日益苍白的脸,我却不知该如何帮她。我不是一个高尚的人,却开始献血。陈君问我,我说:“我献血到一定量,你以后就可以无偿用血了”,她听了紧紧地抓住我,怕我丢了似的。

  当她身体好些时,我带着她到河边游玩,我想给她所有的欢乐。陈君说:“每当天上有流星飞过时,你把你的愿望写在纸船上,让它漂走,你的愿望就能实现。”她很虔诚地做着。放在河里。她不让我看她的愿望,说一看就不灵验了。接着,她让我许愿,我暗笑她想用这种方法套出我的心里话,便故意写了一句,然后闭上眼。我睁开眼,陈君满脸通红,烤得我的脸也有些发烧。显然她看过了。她拿起树枝追着我打。

  陈君的身体越来越弱了。医生说除非找到合适的骨髓,进行移植手术。否则,她剩余的日子不多了。可是,找到合适的骨髓的几率极小,大海茫茫,又何处去寻找。那一天还是到来了。医院里陈君的床空了,我没有得到任何消息。医生说她的家人把她接走了。而她什么也没有留下。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

  我心底有种深深的失落。我原以为到这时我会轻松,然而我错了。我的生活一下子单调起来,我有些怀念以前的日子了。日子就这样平淡的过着。那天有我的一封信,是陈君写来的,很短。

  “木头哥:

 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,也许我早已不知在哪儿的世界了。我很感激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,谢谢你带给我快乐。从很小起,我就得了这种病。我知道自己会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早晨离去。因此在大学里,我只想孤孤单单的一个人静静地等待那一天的到来。

  可你的出现,打破了这一切。你知道吗?当一个女生经常议论的“帅哥”向我示爱时,我心里是多么慌乱,你却一次次让我失望。我知道你并不爱我,可总是安慰自己说你是认真的。

  我没有和你告别,我不愿你看到我现在这么憔悴的样子,我只想在你心中留下我最美丽时的影子。都怪我,那天我们在河边时我不该看你的许愿,也许你的愿望就能实现了。我很快乐,因为我找到了我所爱的人。你的君”

  我的心仿佛一下子被什么击中了,我问清了她的住址,坐在了开往那个海边小城的列车上。我只有一个想法,我要见她!

  在一个深巷里,我找到了她的家,门上有一把生锈的锁,锁很久没有打开过了。我坐在门前的台阶上,一年来所有的事情都在我眼前晃过。我到现在才发现,我对陈君的伤害是如此之深,我的心都碎了。我在那儿坐了两天两夜,始终没有她的消息。

  第三天,我心情沉重的离开了。临上车前,我在众人万分惊诧的目光中伏下身去,伏下身去,把脸贴在地上,地凉凉的,象陈君的脸。恍惚中,我看到了一袭白裙的陈君,慢慢地随风逝去。

  不争气的泪水流了出来,一颗一颗滴在了这块生她养她的土地上。我突然发现,我其实是非常在乎陈君的,只因为这份爱得来的太容易,才使我迷失了自己。现在当我明白时,早已是阴阳两界,生死相隔。

  大学剩余的两年光阴很快就要过去了。我所有的荣辱都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流逝,我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,没有人还记得那些啼笑皆非的往事。

  在这两年中,我一个人静静地生活着。树叶黄了又绿,绿了又黄。在春暖花开时,我一个人坐在石凳上,物是人非,花儿还是那么娇艳,只留我一个人舔舐着心头的伤痕。很多时候,我望着天空无数的星星,却不知道那一颗是陈君的眼睛。

  大四时,我报考了上海的那所大学,并且是陈君喜欢的专业。可我明白,因为那次处分,我被录取的希望几乎为零,我只想完成陈君一个未了的心愿。

  成绩出来后,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,我考出了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极高分,也包括我自己。我想在另一个世界的陈君知道后,应该象往常一样甜甜的微笑吧?

  两天后,辅导员告诉我,学校经认真研究后决定授予我学位,这就意味着我可以到上海去读研了。我脸上没有如何表情,心里没有任何感觉。没有了陈君,这个世界无论怎么变化,和我又能有什么关系呢?

  我早早做完了毕业设计,一个人慢慢地回味着大学四年所有的风风雨雨。那段时间,我白天睡,晚上睡,上课睡,下课也睡,因为只有我睡着了,在梦中我才能见到陈君,看着陈君对我甜甜的微笑。

  (五)

  我不相信有人死鬼魂的,却总希望有。我无数次祈求上苍,能给我一个机会,能让我对陈君说,“我爱你,我是真的爱你的!”很多个晚上,我都痴想,也许人真有魂的,也许她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。

  那天晚上,我回到校外的住处,(为准备考研,我在校外租了房子)就在我开门时,突然有人叫我,“木头哥!”这熟悉的声音,几乎将我击倒。我蓦然回过头,楼梯口,昏黄的灯光下,一袭白裙的陈君对我甜甜的微笑着,我紧紧抱住了她,喜急而泣。上天终于给了我一个机会,能让我对陈君说:“我爱你,我是真的爱你的!”

  一切仿佛都在梦中,我不敢开灯,怕开灯陈君会消失。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怕自己会醒来。陈君趴在我的肩头,狠狠地咬了一口,一种搀杂着快乐的疼痛直冲脑顶,我才知道这不是梦。

  后来陈君告诉我这两年来的所有的经历,两年来,她走遍几乎所有的医院,几乎尝试了所有的希望,在她病情最严重的时候,她便回忆我的那些可笑的往事,她之所以离开我,是她不愿拖累我。感谢上苍!现在她的病完全好了,才来找我。

  幸福的感觉几乎将我击跨!我从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!我们一起回味着以前所有可笑的事情。我问她是否还记得我在河边所许的愿望,她羞红了脸,用小手使劲捶打我的胸膛。其实,我的所谓的“愿望”很让人难以启齿,是一句很“色”的话,让我的吻遍布陈君的每一寸肌肤!”真的,心诚则灵!

  去年国庆节时,陈君成了我的妻子。婚礼那天,辅导员赵老师送给我们一件别致的贺礼,是一副做工考究的扑克。陈君当然明白其中的“玄机”,害羞的把脸埋在我的怀里。我接过扑克,和赵老师相视而笑,几年来,多少的恩爱情仇,多少的悲欢离合,都在那一刻涌上心头,我没有哭,脸上全是泪。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
返回顶部